戴斌:亞洲旅游促進計劃的城市擔當_中國旅游研究院
首頁 > 專題研究 > 戴斌:亞洲旅游促進計劃的城市擔當
戴斌:亞洲旅游促進計劃的城市擔當
    2019-5-30 14:18:32     字號:[    ]

   5月26日,由大連市文化和旅游局、人民中國雜志社、中國旅游研究院聯合主辦的“2019中日文化旅游(大連)交流大會”在大連召開。戴斌院長出席會議并做主旨演講。中、日文演講內容如下:

   各位領導、朋友們,

   上午好!

   習近平主席在5月15日亞洲文明對話大會的主旨演講中提出:“激發人們的創新創造活力,最直接的方法莫過于走入不同文明,發現別人的優長啟發自己的思維。中國愿同各國實施亞洲旅游促進計劃,為促進亞洲經濟發展,增進人民友誼貢獻更大力量”,F場的熱烈掌聲和論壇嘉賓對此議題的深入研討,充分表明了亞洲各國各地區,特別是文化和旅游界對這一倡議的熱切期盼。亞洲是中國的亞洲、日本的亞洲,也是遼寧省、岡山縣,大連市、倉敷市的亞洲。城市之間的文化交流和旅游合作做好了,省縣之間、國家之間的旅游可持續發展就指日可期。中國和日本都是亞洲的旅游大國,也互為重要的客源地和目的地。今天,中日兩國旅游業界領袖和城市領導者在這里隆重集會,共商共建亞洲旅游促進計劃,可以說正逢其時。 

   在亞洲文化交流和文明對話中,旅游正在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發揮越來越積極的作用。擁有550余項世界文化遺產、250余項非物質文化遺產、三分之一土地面積、三分之二世界人口、32萬億美元的亞洲,豐富多彩的文化是其旅游發展生生不息的動能。我們既要讓優秀的傳統文化活起來,也要讓承載家國記憶的紅色文化延續下去,還要守正創新,開放共享,讓體現當代生活和面向未來的文化傳得開、留得住。文化交流固然需要政府和文化、藝術、教育機構的主渠道推動,但決不能止于政要和藝術家之間的互動,而是走出文化的小圈子,走入民眾,走向社會。很多時候,一個國家和地區文化藝術發展的高度不僅取決于藝術家創作水平的高度,更取決于受眾基礎的厚度。動漫、電影、流行音樂、建筑如此,詩歌、美術、交響樂、歌劇也是如此。當代文化建設,尤其是文化產業發展的主要問題是民眾的參與感和獲得感不足,文化成了小圈子里的自嗨。這種狀況必須要加以改變。文化遺產不能只用來供奉和追憶,而是走入當代生活。無論是中國的大運河,還是日本的北前船,文化遺產的活化從來都是面向本地居民當代生活,重構包括旅游在內的當代功能與價值體系。 

   旅游可以讓我們走進異國他鄉真實的生活環境;經由認同與宣傳,可以讓文化傳播得更廣、更遠、更持久。無論包括人工智能在內的科技如何發達,都替代不了身臨其境的體驗和面對面的交流。正是從這個意義上講,最美麗的風景是人,人的連接才是最好的旅游。今天的旅游發展已經超越了單純的出口創匯和增加就業,蘊含了更加廣泛的國民權利、生活品質、文化交流、文明對話等社會發展議題。新潟通過大地文化藝術節50天里吸引50萬游客,讓世界認識了川端康成“雪國”的原型越后妻有,讓這個曾經破敗潦倒的鄉村呈現了生機勃勃的景象。更多的案例和數據表明,優秀的傳統文化、現代藝術一旦與社區生活相結合,既可以促進社區居民的生活品質,也能夠提升城市和鄉村的知名度,令人心向往之。 

   隨著旅行便利化政策的提出,以及國民旅行隨心隨性化,城市越來越成為獨立的旅游目的地。城市代表了國家和地區經濟社會發展水平,以其完善的交通網絡、基礎設施、公共服務和商業環境,而集旅游客源地、集散地和目的地于一身。無論是北京、東京這樣的首都城市,南京、奈良這樣的文化古都,上海、大阪這樣的繁榮都市,還是西安、京都豐島區這樣的東亞文化之都,以及大連、沈陽、盛岡、新潟、和歌山,都是“詩和遠方”的最佳契合點。正是這些具有國家和區域文化地標的城市,吸引國內國際游客紛至沓來,成為民間交往和交流文化的平臺和場景。隨著簽證的便利和航空、郵輪以及高速公路、高速鐵路的發展,相鄰國家和地區間的同城化時代已經到來,越來越多的人經由航空和高速鐵路開始享受跨國一小時生活圏。早上在上海用完早餐,飛往東京參加白天的商務活動,傍晚在街邊的咖啡館聊聊天,順便給家人選個伴手禮,飛回上海吃宵夜,已經成為年輕商務人士的現實生活。節假日期間,年輕人見面或者通過微信相約,已經不再說去日本,甚至不再說去東京這樣的特大型城市,而是說“明兒我們去銀座逛逛吧”,就像去這里的星海廣場喂海鷗一樣自然。 

各位領導,朋友們,

   亞洲旅游促進計劃需要在中央政府層面以便利化為導向,持續改進旅行管制和產業規制體系。我們希望在元首互訪、領導人會談、旅游部長會議和專項工作會商過程中,進一步提高文化交流和旅游合作的戰略擺位,充分認識并更加強調城市和地方政府在亞洲旅游促進計劃的重要性,為文化交流和文明互鑒創造更為有利的條件。散客化的旅游組織方式和個性的消費行為,必然倒逼移民、旅行、住宿等管理體系的革新。多年以來,包括簽證、邊檢、ADS、旅行社特許牌照等旅行管制和產業規制,都是基于團隊旅游和標準化作業的假設,F在則需要探討面向自助旅游者、定制旅游者、文化休閑者的現實需求,研究設計ADS Plus、東北亞自由區,以及亞洲版“申根簽證計劃”。 

   亞洲旅游促進計劃需要城市管理層面,本著“主客共享,美好生活”的理念,推廣文化與旅游融合、經典與時尚兼容的微旅游和小產品。過去我們在國家層面上推廣旅游,往往會強調宏大敘事和市場規模。一說就是長江、長城,富士山、新干線,一說就是青年千人訪華團,萬人包船日本七日游。大規模的市場和大尺度的空間,在中小型城市和鄉村是無法想像的。今天的游客特別是中產階層和年輕一代,已經不再滿足于跟著旅行團去“看山看水看風景”“白天看廟、晚上睡覺”,更不愿意被人貼上“高速公路游”、“行走的錢包”等標簽。他們會為一座城市、一個社區、甚至一家有溫度的餐廳不遠千里而來,訪問并佇足;會因為民歌《茉莉花》而愛上南京;會在這個季節順著運河,念著“遙想當年女校書,枇杷花下閉門居”去往蘇州。他們會跟隨《千與千尋》《精靈寶可夢》的場景;會去打卡荒木真惟的攝影地、隈研吾的建筑;會去往輕井沢、鬼怒川,與當地人共享那一份落日余暉下的平和,還有能樂的沉思。隨著小眾旅游和定制旅游的興起,城市的作為空間將會越來越大,希望城市管理者和目的地營銷機構順勢而上,積極推進。 

   亞洲旅游促進計劃需要全社會在尊重傳統,致敬經典的同時,更加充分發揮旅游市場主體的作用,最大限度地激發年輕人的創業創新激情。一個不能吸引年輕人進入的事業是沒有未來的,一個不能讓國民有品質獲得感和生活幸福感的產業是不可持續的。在文化交流和旅游合作中,我們總是習慣講述家國天下的經典,總是愿意追尋逝去的繁華,卻忘記了最能打動人心的是小而確切的幸福,是觸手可及的溫暖。希望JTB等旅行社,新大谷等酒店、日航等航空公司、淺草寺等文化場所、秋葉田等購物街區,還有料理和民宿舍經營者,多與中國旅游業界、文化機構和專家學者交流互動,共商共建共享中日旅游共同體。商人重利重義更重契約,項目投資和市場合作得多了,亞洲旅游促進計劃也就有了堅實的依托。 

各位領導,朋友們,

   去年此時的演講,我分別給奈良縣知事荒井正吾先生、東洋大學校長竹村牧男教授、《火影忍者》的作者岸本齊史先生分別寫了公開信,表態了我的想念和致敬。轉瞬又是四季,結識這么多的新朋友,倒是極開心的,只是愈發牽掛老朋友!榜R上相逢無紙筆,憑君傳語報平安”,大約在冬季,有風吹雪飄,有老友相逢。

   謝謝!




相關新聞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版權所有:中國旅游研究院 網站管理:國家旅游局信息中心 京ICP備11009676號
管理員郵箱:[email protected]

十一运夺金任三赚钱